首页

加入收藏

您现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休闲娱乐

《花少5》没有疯子,只有乐子

时间:11-16 来源: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:62

《花少5》没有疯子,只有乐子

如雷贯耳的老牌综艺IP《花儿与少年》出了第五季,目前看上去没有疯子,只有乐子。把一群本就不太熟的人,扔到言语不通的地方旅游,本来就是最容易产生矛盾的场景设置。而《花儿与少年》(以下简称《花少》)之所以经典,从大众舆论场的观点来看,还是第二季一波三折的矛盾、人均不好惹的嘉宾,汇聚出了一出内娱综艺史上的抓马之巅。去年《花少》重启,受限于疫情影响,只办了个“露营季”,场景熟悉、能活动的项目也不多,被不少观众评价“无聊”,豆瓣只有5.8分。今年的第五季终于能出国,沿着沙特阿拉伯、克罗地亚的亚欧沿线一路向北,开播一周登顶全网热搜42次,创下了芒果TV旅行类综艺的首播流量记录。只是节目的气质从抓马变成了搞笑,四个东北人和一个天津人的组合,让气氛被欢声笑语消解。网友精准评价这一季的嘉宾:“这一季的人性格都挺好,就是身体不太好。”搞笑咖似乎已经成为了综艺真人秀的一张安全牌,每个进入镜头的艺人,都想装作天生喜剧人,在综艺讨论的舆论场里,收割最多的好感。综艺里的“东北一家人”《花少》今年的嘉宾阵容也是经典配置:看上去强势的大姐秦海璐,90花中的“顶流”迪丽热巴,总是摆着冷脸看着不好惹的辛芷蕾,被排除在“腥风血雨”之外的,可能只有在戏里总是温柔知性的秦岚和天真的老幺赵昭仪,再带两个“苦力”男艺人胡先煦和王安宇。结果节目先导片一播,所有人先被秦岚的嗓子震住了:她之前声带生病无法闭合,拍完《传家》之后休整了四个月,结果今年8月拍戏时因为高原反应旧病复发,录制《花少5》的时候只能全程“电音”,还专门带了个小黑板想把自己的话写下来(虽然几乎没用上)。这看上去是个很麻烦的病,但在节目里实在笑点过足,秦岚被网友赐名“电音朵拉”,加上她在整个旅程中话很多,有偶遇她的网友说嗓子至今还没好,被观众吐槽“少说两句早好了”。其他的嘉宾里,秦海璐有“大姐”的威严,实际上耳机里一直在听霸道总裁小说。辛芷蕾看着高冷,结果直接往行李箱里装了东北大花头巾和广场舞扇子,被弹幕说“秦岚带了30件衣服,辛芷蕾装了一箱子活”。秦海璐、秦岚、辛芷蕾、赵昭仪都是东北人,性格直接,自带搞笑气质,谈起旅行计划泡温泉的时候,直接在车上聊起了东北式搓澡。去年的《花少4》,所有嘉宾在第一期就围绕在桌边唱“相亲相爱的一家人”,直接奠定了一整季和乐大家庭的主基调,被网友痛批无聊。这一季嘉宾们继续相亲相爱,为了不让观众感觉平淡,节目组只能找有梗的嘉宾,把这场游学之旅塞满欢声笑语。毕竟在大家一起出门旅行的节目里,如果一点曲折都没有很容易变成风景纪录片式的“白开水”,还是无伤大雅的小游戏伴随着明星嘉宾的笑闹,比较能留住点击率。搞笑基因在综艺里的占比程度越来越高:《花少5》有四个姐姐组成的“东北一家人”;《五十公里桃花坞》播到第三季,还是需要常年混迹综艺制造效果的“650电台”,再加上时常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孟子义;《现在就出发》同样是出门旅游,常驻阵容里笑星综艺咖的含量高达一半以上;就算是乐队节目,也要加上有音乐内容输出,同时能缓和现场气氛的大张伟……大众对于综艺内容的期待,也更偏向于单纯的快乐下饭产品。而毒眸在往期文章里提到,内娱综艺仍然是传统的选人思路,即把节目的播出效果,彻底押宝在“人”身上。真人秀本身就注重剧情和人物的“真实”,自然要汇聚一堆喜剧人,致力于每期都有笑点出圈。“真性情”正在减少搞笑虽好,但观众对于《花少》系列的期待,肯定还是更倾向于像当年“房车帐篷二选一”一样的真人秀经典场景。群体的旅行总是状况不断的,观众看这样的真人秀,其实也是在看可能出现的争吵中,嘉宾的处理方式。观众对《花少2》的不断“反刍”,也是因为在冲突出现的情况下,嘉宾们明显都没想“忍着”,才出现了镜头前暗流涌动到直言不讳的戏剧化“人性”场面。但纵观整个综艺市场,这类观众喜闻乐见、能引起全网讨论的抓马场面,都在不断减少。这一季的《花少》,第一期就出现了可能引发争吵的桥段:秦海璐不赞同AA制的经费分配方式,在后采中直说AA制就是个笑话;刚到沙特第一天,负责订酒店的两个男生弄错了酒店的地址,下飞机已经三个小时还没找到住的地方;酒店的床位比预期少一张,需要人睡沙发或者打地铺……但嘉宾在节目里的态度都相当平和,包括弄错酒店地址的这种重大失误,秦岚和辛芷蕾在后采的时候也表示不会责怪两个男生,整体氛围非常包容。秦海璐对AA制的不看好,也不会影响到集体行动,只是一种直爽的表达。加上王安宇和胡先煦最开始就选择了直接花钱在当地找地陪,地陪全程担任司机翻译,整个行程又精打细算,旅费基本都有剩余,几乎没出过非常严重的矛盾冲突。这一季《花少》甚至增设了嘉宾陪你看正片的reaction衍生节目。正片就算有再多的火药味,也能被陪看环节艺人们的当场解释浇灭。《花少团陪看记》第二期里,看到芒果熟悉的紧张BGM,胡先煦直接问“咋剪成这种抓马的感觉了”,还拉着王安宇当场“剧透”起了下一期可能的冲突。观众看到嘉宾都如此云淡风轻,自然会觉得一切可能的冲突都是节目组刻意通过剪辑营造的,当时有的误会,在衍生节目里也能拆开进一步说清楚。归根结底,播出在2015年的《花少2》,大众和明星对户外真人秀的录制播出都不算非常熟悉,那段经典素材本身也是“意外泄露”的,明星本人并不知道会播出。等到现在,艺人发条微博都要经历团队审核考量的时代,当“内娱活人”太危险,已经变得足够稀缺。刘昊然就曾经在综艺上说过:“作为公众人物,你越中庸越好,越中庸越安全。”艺人上综艺,也会得到经纪团队的嘱托,孟子义第一次去《桃花坞》,就被经纪人千叮咛万嘱咐说话要过脑子。而且这么长的时间过去,足够明星钻研出一套上综艺不被骂还能增添反差魅力的人设。搞笑咖只是这个综艺讨喜人设公式里,最合适的一种——亲民、有幽默感,适当扮蠢也会让观众放弃计较节目里不合适的地方。更何况,在综艺里展现冲突矛盾、“撕”得精彩,在观众已经对真人秀存在“剧本”刻板印象的前提下,很容易被认为是节目过度炒作来博眼球,并不符合正确的价值观导向,在社会舆论中本身就存在内容风险。就算是节目组自己想用“黑红”博出位,都得自己考虑考虑这么做的后果。综艺里的“乐子”本身就分两面,在缺德路人吃瓜一笑的乐子不能用了之后,剩下的,自然更多是单纯的“快乐”。综艺人设,不是人人都能造不过,明星想当综艺里的搞笑咖,也未必那么容易。白敬亭曾经在《人物》采访里吐露过他的综艺感“从零到有”的全过程:他看大量的日韩综艺,观察那些有名的通告艺人,收藏综艺精华片段研究,和喜剧演员合作的时候,也要默默观察对方如何抖包袱、怎么讲故事。白敬亭搞笑本身就需要天赋。就像很多观众看到沈腾会天然想笑一样,它本就和艺人自身的形体素质、幽默感等个人特色密切相关。就算是长了张笑星面孔的杨迪,也透露过他有备忘录专门记各种梗和包袱。而在综艺的多个摄像头聚焦之下,“真人秀”对搞笑咖的要求无疑更高:不能按照剧本讲笑话,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要生动自然,要逗乐观众,还不能过分冒犯。黄明昊在《极限挑战》最新一季里对着黄晓明唱“闹太套”,被网友笑称是在“贴脸开大”,但凡他“开大”的对象从黄晓明换成别人,很可能得到的冒犯的评价。今年《披荆斩棘第三季》,王耀庆在选歌环节不想让蔡国庆来《飘移》组,“不希望我们在《飘移》的时候有老人家在路上‘闲晃’”,他的本意应当只是调侃,但这个综艺效果在网友看来就有些过度,他也被批评说在贬低蔡国庆,缺乏分寸感。就连杨迪这样的常驻综艺咖,都吃过言语不当被网友骂的亏,不止一次在社交平台向艺人嘉宾和观众道歉。再进一步来看,别说搞笑咖了,想要在综艺上塑造出足够有观众缘的人设,都不是件容易的事情。暑期观众缘滑坡的王楚然,不少网友指责她傲慢脾气大,深信她平时也性格不好、耍大牌的原因,就是发现了她在综艺镜头角落里的白眼。离了婚的孙怡,明显是想要打造拼事业的清醒大女主人设,但在《再见爱人》里,比起其他嘉宾的内容输出,孙怡很难创造出足够有效的的发言和言简意赅的金句,弹幕评价她“很浅薄”,和她想要营造的形象标签差得太远。更何况,观众的舆论风向本身就随着时代改变。2018年前后的偶像节目里,富家少爷公主闯荡娱乐圈的叙事十分流行,黄明昊把4000块的T恤剪了当睡衣,绰号“贾富贵”,吴宣仪位列“土创四大富婆”,但在老赖家庭爱豆新闻曝过两三轮的现在,没有经纪团队会把这一点当作宣传亮点。在综艺里做人设,确实是十分常见的艺人营销手段。但大众的认知度在逐年提高,对艺人的容忍度却在逐渐下滑,做好综艺人设服务观众,也成为了他们需要用心经营的领域——综艺咖没那么好当,就像在翻修墙壁上涂的油漆,总要努力维护,才不至于在时光的打磨中,被剥落露出真实的底色。

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,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,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。

标签 : 休闲娱乐